魏无羡的老攻

确认过眼神,魏无羡,我男人

我,吹爆这位杰克🌝
遇到的第一个杀三放一🌝
抓我好几次都放了我🌝
还抱我去地窖🌝
更重要的是,也吃杰佣🌞
早知道我玩佣兵了🌝
今天真开心jpq

绅士

确认过眼神👌

烽阕岚语:

*杰佣
*清水
*算是我第一篇真正意义上的杰佣文吧


暮色掩去了庄园中的罪恶,由金钱与欲望构造的狂欢在这庄园里多次上演,杰克已经习惯于一次次将猎物挂上狂欢之椅,再静静地等待下一批猎物的到来。
夜色再次徐徐回到庄园的上空,不详的乌鸦乱飞着抖落一片黑色的羽毛。杰克活动着左手关节,指刃反射着天地间最后一丝光线,随即那最后一丝光线也被黑暗吞噬,消失在空气中了。庄园里的灯发出昏暗的光线,照不清这迷雾中的一切。
杰克在雾中穿行,密码机的声音从远处传来。近了,求生者那剧烈的心跳声。果然,不管多少次,还是会让人兴奋啊。杰克的指刃轻轻律动了一下,放轻脚步靠近。蓄力一爪,那幸运儿便幸运地被受到了恐惧震慑。
真是不堪一击啊。杰克抬手将人抱起,放上了旁边的椅子,随即隐于浓雾中。
“噗通、噗通”,心跳声中带着些许别样的东西一个穿着连帽衫的身影在迷雾中逐渐清晰起来。杰克饶有兴趣地打量着那抹绿色的身影,看着他将椅子上的幸运儿救了下来,接着扬起了指刃,重新将幸运儿击晕在地,抱起来捆上椅子。本以远去的佣兵不得不重新折返,然而,这只是让事情再次重演一边罢了。
奈布有些恼怒地看着幸运儿飞上了天,而后朝迷雾中瞪了一眼——隐身于迷雾中的开膛手,怎会这么容易被他看到?低声骂了一句Fuck,朝迷雾中竖起了中指:“开膛手,有本事就来追我,别欺负我的队友。”
“开膛手?这个名字太过于直白,叫我杰克——杰克就好。”低沉而有磁性的男声在迷雾中响起,那道瘦高的身影在迷雾中若隐若现。
奈布转身跑开:“那么,杰克,有本事就来抓我。”
开膛手的嘴角轻轻上扬,倒是个有趣的小家伙。他迈开长腿跟上佣兵,在被对方几次加速甩远后,意外地发现了旁边正在破密码机的医生。既然是游戏,只追一个人岂不是过于无聊?杰克毫不犹豫地挥起指刃,将医生击晕在地,绑上了不远处的椅子。
已经跑远的奈布见医生被抓又折返回来,将医生救下来。杰克这次没有阻拦,因为他正将在地下室开箱子的园丁小姐绅士地绑上了椅子。奈布咬着牙往地下室赶去,却终是没有赶到。
奈布在心里唾弃自己:“连队友都保护不了,算什么雇佣兵!”医生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游戏还未结束。奈布勉强笑了笑,开始搜索杰克的踪迹。
医生见他似乎受了打击却战意不减,摇了摇头,继续修密码机去了。
迷雾越发浓了,医生听着电机的声音,心脏跳得很快。马上,这台电机破完就可以刷新地窖了。不远处,一抹高瘦的身影静静地看着那个破译密码的身影,身后的玫瑰花瓣落了一地,沉着诡异的浪漫。
随着最后一声电机响,密码解开了。医生擦了擦头上的汗,往下一个密码机跑去,却遭到了身后一记指刃。好在之前自疗过了,艾米丽暗自庆幸着,跌跌撞撞地往前跑。杰克擦了擦指刃,追上去,在那伤口上又是一击。医生跌坐在地,望着不远处的椅子,脸上布满了绝望。
杰克温柔地抱起医生,放上了椅子。远处的奈布正在赶来,杰克稍稍远去了些。游戏,这么快结束可不好玩。
看着佣兵将医生救下,两人再次分散。杰克上前,又将人击晕在地,再次绑上椅子。
周而复始。
医生终是撑不住,飞上了天。
奈布抿紧了唇,往地窖方向跑去,他的护腕在刚才跟杰克周旋时已用完了。好在来时发现了地窖,不至于一个也逃不出去。奈布强忍着心头的悲愤——对队友的悲,对自己的愤,利用地形试图周旋,却一次又一次地被杰克击倒在地,而后一次又一次地挣脱他的怀抱。
反反复复许多次,挣脱的佣兵终是放弃了逃走。他静静地站在原地,看向杰克眼睛地方向,奈何被面具遮住,丝毫看不到瞳孔中的情绪变化。沉默着,两人谁也没有先一步动作,只有一阵不知从何吹来的风,让那玫瑰花瓣飘了一片天地。
末了,杰克上前,再次将佣兵击倒在地。
终于要完了吗?这猫捉耗子的游戏。奈布想着,望向杰克那张看不到表情的面具,沉到谷底的心似乎上浮了一下。下一秒,他便又一次落入那个温暖的怀抱。
这就是……开膛手杰克,给予猎物最后的温柔吗?奈布的嘴角扬起一抹苦涩,有些绝望地放弃了挣扎。
似乎没过多久,那道有些陌生的男声在他耳畔响起:“到了,自己走吧。”那声音又低又磁,凑近了听,定会叫人酥了半边身子。
奈布诧异地抬头看了眼那张面具,嘴张了张,却终是没有说出那句话。凭着雇佣兵矫健的身手,从杰克怀里一跃而下,跳入地窖中。
杰克看着人离开,摘下了左手上佩着的指刃。
但愿下次再见,一定要从庄园活着回来。

想到一个虐虐的杰佣梗↓

佣兵当着杰克的面救了被绑上椅子的队友很多很多次,把杰克惹怒了。

杰克把他三个队友放飞了,然后把佣兵打趴下,再让他挣扎开,再追逐,再打趴下……

循环很多很多次后,佣兵不再逃跑了……他挣扎成功后站在原地不动,静静地看着杰克。

杰克和他对视了很久,走过去再次把他打趴,温柔地抱起来送到地窖门口……

佣兵跳下去了。

下次再见的时候,一定要活着从庄园回来❤

(语言表达能力不好,但好想看太太们写或画这个梗,感激不尽QAQ)

Kare-一个安静的绅士:

云亮 未来纪元×武陵仙君 

【一个桃核引发的爱恨情仇】

【爱护环境,每消失一片树林就会有一个神仙被迫谈恋爱】

大长条注意,流量党注意,一共9p

爆肝产物,是一天看皮肤的时候突然爆发的脑洞,大概就是【在末世中独守一方寸土的怪物】,_(:з)∠)_大概就是这样的感觉。


担心有人看不懂我意识流的条漫...会在下面把我写的故事大纲也发出来,不是正经写的文,全以我看懂就行。就不要槽文笔啥的了_(:з)∠)_


然后依然推一下之前做的手书,求硬币求推荐QAQ【不要脸】

云亮手书,戳这里→:神秘链接



未来纪元×武陵仙君


赵云从记事起就喜欢上自家园中那颗几乎终年花开的桃树,听父亲说那是祖先偶然从仙人那里得来的一颗桃核种下的。他们家就以这颗桃树就中心落下房屋,往后的几十年,几百年间,几千年间,都住在这里。而他家的武器事业也节节高升,到了现在这个满是科技激光改造人的时代却显得有点落伍了。
那是偶然一次听说的,政府研究机构致力制造一个高性能的改造人2代,比往前的装加更多的科技产物替代人体器官,大大提高战斗力以对抗暴政。显然赵家也涉足了政府势力,对方提到赵云从体能检测上是成功几率最大的,虽然老爷子持反对意见,但是也是螳臂挡车,没有任何回旋余地。
果然第二天夜里,老爷子就来找赵云说了这件事,心知无力反抗,也算是为国家效力,赵云也没有拒绝。但他还是觉得心烦意乱,来到园中散步。看到飞舞的桃花花瓣,便喃喃自语得说起了此事。
“如果我不去,他们可能会给家里降下什么莫须有的罪名,强行押走我。到时我家可能会被推成一片废墟……”
“你还会回来吗?”赵云还没说完,就听到自己头上传来一声缥缈冷清的声音。
不知何时,一个少年模样的人坐在了桃树枝干上,他身着奇异的华美服饰,白发随微风轻轻摇摆,嘴角上扬,似笑非笑,一双淡红色的眸子静静地望着他。
“你……是?”
“这颗桃树。”看着赵云不可思议的表情,他笑了笑。
“千百年前,你们家的先祖在旅途中差点被渴死饿死,误闯我桃林,我便施与几个桃子救助于他。我曾叮嘱他莫将桃林中的任何一物带走,不想他还是带走了一个桃核,还交于后代种在了此处。按造你们几十年前的说法,我就是这颗桃树幻化成的一只妖精。”他见赵云冷静下来,没有想喊人的意思,反而盯着他不知在想什么,便继续道。
“可惜,我以前住的那个桃林早被埋在了深土下,还以为就要就此消亡了,没想到昏睡了几千年,竟然在这里找到了我的住处。”他说着,歪头看着被这家人精心照料的粗壮树干轻轻摩擦了一下。

诸葛亮视角
自从他的桃林被强行推倒掩盖再变成高楼的地基之后,他一直处于意识混沌不轻的状态。被破坏了本体之后的感觉并不好,虽然不至于灰飞烟灭,但是也并不比这更差。他将最后一丝力气用在了找到能栖息养神的地方,然后就失去了意识,甚至他感觉自己已经化成一缕烟消散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他感觉自己的一片元神落在了一颗原属于自己桃林的桃树的气息上,虽然没搞懂是怎么回事,世上还有他的本体桃树的后代,也没精神想,他就陷入了沉睡。
而这一睡就是几千年。
当他醒来后,这家人似乎有喜事,夫人生了个大胖小子,全家高兴得很,他勉勉强强给了一些庇护便又睡了过去。失去桃林的创口太过巨大,他只能靠这样长时间的沉睡来恢复元神。
这一次他并没有睡太久,约摸过去了十几年,而他第一次睁眼就看见他十几年前庇护的那个新生儿,他如今已经长成少年,虽然还略显稚嫩但是已经可以看到眉目间一点英气,似乎正在他树下看着什么。而诸葛亮一看见这位的脸就知道怎么回事了,千百年前救下的那个将军,跟他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千百年前的回忆
“……哈哈……咳咳咳,你是来救我的仙女吗?”
“哈,不是。只是你死在我的桃林会让我很难办,吃了这几个桃子回家去吧。”他几乎冷淡的说到。
“……你是神仙吗?”
“是又如何,不是如何。”
“如今……外边生,生灵涂炭,我乃此国将军,如今落得这番田地全是我的失误,我自当了断。可是,可是我驻守的是王城最后一道防线!我!我死了,防线必然崩溃,我还得回去,回战场上去,保卫我的国家!神仙!能借我几年吗!我这身伤出去活不了多久了!神仙!再给我几年!我,我还要……”他越说越激昂,最终被一口血呛到,咳嗽起来。
他本就不算什么正经飞升成神的神仙,也不会遵守什么上神的规则。他望着这个将死不活的将军,思考着。
“可以,我可以答应你。但是你必须给我一个回报。”
“……”将军睁开被血糊满的眼皮,湛蓝色的眸子看着眼前的神仙,“我……我往后的子孙,必然,世世代代,供奉你,以后的几十年,几百年,几千年,我,他们,都会记得你!”
他没有再说什么,抚去将军的一身伤口,给了一点庇护,又将桃子扔给他。“我记下了,你吃了桃子就离开吧,记住,不准带走此地的任何一物。”说完他就消失了,将军愣了愣,开始猛吃桃子,转过头再看时,他折断的长枪已经恢复如初摆在了他的面前。
“如此大恩,赵某永生不忘!”他拿起枪,又私心揣走了一个桃核,往来时的方向跑去了。
而诸葛亮望着远去的背影,也淡淡笑了一下,继续做起了自己的闲散神仙。
之后这国大胜,赵家也成了一代功勋将门。立新房时,赵将军拿出一个桃核种下,便叫他们以此为中心建造。在往后的很多年,赵家一直口传着一个故事:这颗桃树是仙人给祖先赵将军的一个护身符桃核种下而得,终年开花,偶尔结果,食之面色红润,病气退除。

回到诸葛亮现代视角
他依然时醒时睡,睡了不多说,醒的时间基本都能看到那个赵云在他树下读书,练拳练枪,渐渐看着他从一个稚嫩少年,变成了能文能武的青年。而他当年给的一点庇护已经全然被他自己的气压下去变成了零星一点。他吃惊于赵云的力量,也感叹世事无常。
赵云除了看书练武,也时常走到他树下,有时只是发呆,又是跟他说说遇到烦心事,有时也会说些令人脸红心跳的小秘密。他看着赵云越发爱笑,他自己都不知道赵云一过来他就会笑得如沐春风。
但今天他似乎有什么不一样,诸葛亮正躺在树头看月亮,感觉到赵云的气息就回头过来,心想这大晚上的出来到他这里,莫非又做了什么“春梦”不成。他到他树下停住,他才察觉他情绪不对,他甚至怀疑之前他有没有哭过。
无言良久,他才听赵云说了会被征去做改造人一事。他突然想到几千年前那双炽热的双眼,他说,我家世世代代都会记得你。
他的力量还没恢复到可以化形成熟,但他听到这个家会被推成废墟时,还是忍不住出来问了一句“你还会回来吗?”不为其他,他说过,他会记得他,但是以他对现在他们世界的了解,保不准被改造后脑子里还会不会有关于这颗桃树的一切,或者他真的能活着回来?他第一次感到了慌张,希望得到答案。
他看到赵云一时间的呆愣,然后是看到他时的吃惊,然后就变成了几乎跟那位将军一样,炽热的目光。
“是真的……”赵云盯着他不知道想到什么一般,他练武之后感官敏锐,一直觉得树上有人看他,前几次会有所戒备,后来他感觉到那个目光十分温柔,带着笑意,偶尔对他的提问或者对话,轻轻飘下的花瓣似是回答,他从此就爱上了在树下望着树头的感觉,他几乎能感觉到,树头那个看不见的视线,也在温柔的回望他。
他目光坚定,仿佛宣誓。
“我会回来的。”
“我也不会忘记你。”
“我不会忘记这里的一切,这颗桃树,和他的故事。”
诸葛亮笑着,飘下去拥住了赵云。
“等我。”
“好。”

 

第二天赵云就被带走了,诸葛亮在树上与他深深对望,看着他消失在门口。

之后的一天,一个星期,一个月,一年,两年,五年,一直到了第十年,这点时间对他来说不过转瞬即逝,就在他望着门口无所事事时,警报响起,看着赵家上下慌张着去避难,才知道原来是陨石来袭,预算落定地点赵家也在范围内,他自是无法避难,但是真的有陨石落到他的桃树上他也没办法。转眼快到傍晚了,警报一直没停,附近已经空无一人,他化形坐在树头,凝望着天空开始出现星星点点,沉默的低下头,就在那些碎石要落在赵家时,突然冲出一个蓝色的人影。

“盾。”一个低沉声音响起,随即是碎石打在一道屏障上发出的砰砰声响。

诸葛亮震惊得说不出话,直到很久之后,响动渐渐平息,而他的桃树屹立在废墟之中,丝毫无损。而那个保护他的人也转过了身,他已经不是原来的样子,棕色的长发已经被退成银白色,繁重的机甲包裹着他的身体,然后他伸出手,微微笑出声。诸葛亮拉住被带起来,顺着被揽入他怀中,“抱歉,我来晚了。”



关于前世,赵云身负家国重任,那时的他不能抛下所有跟仙君留在那个桃源,这是他不能卸下的责任。而那时的亮亮,坐拥桃源,当时的赵云对他不过只是一个过客,纵然他有那么点小心思,也不会太在意。所以在前世时,本该这样再也没有交集,但是赵云还是有私心带走了一个桃核,命运啊~~【不是



萧韶老奶奶:

你们要的过程我终于码好了..............

最后1p是没调色原画质的城主.....

终于做完了我要哭了我.....

凌乱

伶舟船:

看了弈星星故事配图 @燕九歌 九歌歌的拍照现场脑洞哈哈哈哈哈哈!!
配图特点都是风!很!大!!!//不

纯属娱乐hhhhh害怕被打2333
明老师一脸懵逼

万@回南极:

【娱乐向】王者英雄酒型空想

原梗是在微博上看到的,感觉很有代入感就画了试试😂

对不起我画不出什么好东西了,而且今天回来好晚画到现在才画完_(:3」∠❀)_

最后强调一下我不是黑粉啊,真的!【选角全凭个人喜好,不存在恶意( ˘•ω•˘ )

当楚留香世界的男神们接到「买西瓜」奇遇

介西风:

恶搞风ww
熬夜倒腾半天终于找出了屏蔽点_(:з)∠)_
刚改掉屏蔽词发了文本,通知我之前的图片版解封了……网易爸爸你( ̄o ̄) . z Z


【楚留香】
(茶馆中,一袭白衣清雅若鹤,闲摇素扇谈笑风生,忽而神色一亮,不待张奶奶开口)
楚留香:这炎炎烈日灼人肌骨,金风偃息实维闷燥,虽有老树藉以遮蔽,可区区八旬老妪,如何能消受得了骄阳肆虐?小友可否代楚某去送些瓜果聊表心意?
少侠:我……我去……


【胡铁花】
胡铁花:哎呀热死胡爷啦!这什么鬼天气?
张奶奶:是啊,真想吃些西瓜消消暑气。
胡铁花:哟你倒是提醒我了!
(身影矫捷如猴,转瞬间已经提了一大篮西瓜跃下树梢)
胡铁花:西瓜来啦!诶——且慢,要吃西瓜哪有这么容易?划拳赢了老胡我一次就给你一个,来来来……


【方思明】
张奶奶:这位美人公子,大热天的,能否给奶奶买个瓜?
方思明:(冷笑)你是在叫我?呵,你可知我是谁?
张奶奶:(和蔼)你是谁呀?
方思明:……(此番秘密行动至关重要,万不可暴露自己行踪坏了义父的大事。岔开话题)你不是要瓜么?等着。
(如常隐没于阴暗残垣之后,望着瓜摊陷入沉思。自己从来都没有带钱的习惯……)
方思明:若要偷,也要偷些有价值的东西才不枉沾上这一点污浊,区区小瓜怎配我下手?不过,算了……
(苍白脸庞上神色复杂而痛苦,那些早已被埋藏的记忆如同危檐罅隙的阳光般刺眼,那些在烈日下乞食的日子,明明已经模糊的如同梦境,却每每在心防松懈的时候突袭而来。方思明抬起黑袍的衣袖遮住双眼,再放下时,已经又变回了那个神色诡异冷漠的万圣阁少主。)
张奶奶:诶?这是……(张奶奶感觉刚刚仿佛有乌鸦飞过,定睛注目时,只见身前停着一车西瓜,却早已没有半点人影。)


【原随云】
张奶奶:有没有好心人肯为奶奶买个西瓜呀?
原随云:(轻笑)乐意效劳,不过,我可不是什么好心人。
(盘膝而坐,抱琴而奏,十指灵动拨弦,天籁琴音淙淙流出,响彻苍穹,绕梁不绝。)
原随云:奶奶,这瓜甜不甜啊?
张奶奶:(迷糊)甜,真甜!
原随云:(嘴角勾起一抹戏谑笑意)呵呵,那您就尽情享用吧,这瓜可是要多少有多少呢。


【南无生】
张奶奶:公子可以给奶奶买个西瓜么?
南无生:(撑伞玉立风仪不减)奶奶年势高如许,可见过几人晴天撑伞?
(只见一个獠牙鬼面乍然袭来,张奶奶大惊失色拔腿就跑,手杖都遗弃在地。卸下面具,却是一名妙龄女子的脸。)
南无生:(俊美面容倍露讥诮)愚不可及。走吧,蓉蓉。


【萧疏寒】
张奶奶:这位神仙式的人物,可否给奶奶买个瓜吃呀?
萧疏寒:……
(拂尘一挥,转身离去,已然有数位武当弟子携瓜而来。)
萧疏寒:(踏上高阶,回眸俯望一眼)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这老妇此时受烈炎之苦,他日定有因缘福报。只是我武当之命运……


【闻道才】
张奶奶:这位少侠给奶奶买个瓜呗?
闻道才:哼。(买了个瓜抛过去。)
张奶奶:再给我买一个呗?
闻道才:哼……(又买一个抛过去。)
张奶奶:再给我买一个呗?
闻道才:哼!(电光火石之间,张奶奶,卒。)
江南捕快:闻道长,你……
闻道才:(剑匣鸣动,内力翻涌,迎风上前,目光凌厉如电)来打一架?


【郑居和】
郑居和:这位奶奶怎么如此热天还在外走动?贫道为您寻个歇脚地如何?
张奶奶:不用不用,你给我买个西瓜解解渴先。
郑居和:(随便拿出一件武当纳穗收的东西,恭敬奉上)此乃幻夜佩,虽称不上什么价值连城的宝物,买十个西瓜摊却是绰绰有余了。奶奶可还要我去买西瓜么?
张奶奶:(乐不可支)不要啦不要啦,你真是个好孩子……
(翌日,武当弟子黄乐「意外」得知好脾气的大师兄被讹诈了一块幻夜佩,命做课业的少侠扮成盗贼偷了回来。)


【蔡居诚】
张奶奶:小哥留步,可否给奶奶买个西瓜去?
蔡居诚:钱拿来。
张奶奶:你这小子,怎么能问老人家要钱?难不成……你自己没钱?
蔡居诚:(扭头)我……哼我怎么可能没钱?
张奶奶:那你还不去买?
蔡居诚:我凭什么给你买?
张奶奶:唉,看来你生活不易,连买个西瓜都要拮据算计。
蔡居诚:(一咬牙一跺脚,放下狠话)给我等着!
蔡居诚:买了一车,够了吧?
(正洋洋得意间,背后忽然传来梁妈妈那令他毛骨悚然的声音。)
梁妈妈:蔡居诚,你哪来的钱买这么多西瓜的?
蔡居诚:……(承认偷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会承认的)
梁妈妈:(一脸坏笑)哦哦哦原来你……
蔡居诚:(打断)我当了一只寒玉夜光杯。
梁妈妈:(高声大笑挥手向身后账房)听见没?记上!


【邱居新】
张奶奶:这位道长给奶奶买个西瓜可好呀?
邱居新:嗯。(面无表情买了两个瓜递过去。)
张奶奶:(笑盈盈)再买一个吧?
邱居新:嗯?(默默买了四个)
张奶奶:(笑得越发灿烂)再买一个吧?
邱居新:……(一脸冷漠买了八个)
张奶奶:(开启复读模式)再买一个吧?
邱居新:(武当第三冷气场全开,炎炎夏日气氛温度骤降,不用吃瓜便已感到透心凉)嗯?明天。
(只见邱居新决然离去,背影在江南的迷离烟雨中越发萧飒飘渺,远处有咿呀书声隐隐传来:「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
但是邱居新所说的明天,确实是第二天。驾着墨鹤穿过云层,步履再次接地时,张奶奶哑然狂喜,目之所及,唯见瓜田青葱绵延,西瓜圆润丰硕,和风起,心旷神怡。)


【宋居亦】
张奶奶:好孩子给奶奶买个西瓜吧?
宋居亦:买瓜?你知不知道,隔壁王婶昨天吃瓜闹肚子啦?你知道王婶是谁嘛?就是王猛的妻子。你知道王猛是谁嘛?就是金陵城最有名的瓜摊摊主。你知道王猛一家为什么跑金陵卖瓜嘛?你知道金陵有几家瓜摊生意几何嘛?你知道西瓜价钱是谁定的嘛?你知道……
张奶奶:……你到底买不买?
宋居亦:我……懒得去买……


【萧居棠】
张奶奶:小朋友给奶奶买个西瓜吧?
萧居棠:好呀好呀,奶奶你稍等片刻我去去就回。
(买了一个瓜抱满怀,吭吭哧哧跑路,一滴汗水悠悠滑下脸颊,落在绿油油的西瓜上,增添了一份醉人的光泽)
萧居棠:……这个瓜真好吃……


【风无涯】
风无涯:这位奶奶烈日当头竟还未回家休息,我买个西瓜来给您解暑吧?
张奶奶:你这年轻人倒是善解人意。
风无涯:(破开西瓜分张奶奶一大半,自己轻托一小半却下不去口,瞭望远方苍茫云色)不知道齐师兄现在何处,累了有没有地方休息,渴了有没有西瓜吃……


【齐无悔】
张奶奶:那边那个小伙子,给奶奶我买个西瓜吃吧?
齐无悔:(插手抱臂一派豪迈)西瓜还用买?看老子把那个家暴相公的男人婆教训一顿,让她把今天摊上的瓜都赔给你。
(一声长剑作响,几句女人的啼哭哀求,不多时,货车轱辘声近,齐无悔已经把摊子拉了过来。)
齐无悔:喏,这就是了。记住,别说见过老子,也别说是老子给你弄的瓜,这种芝麻小事老子才不稀罕认领。还有,(掷出一个破旧的钱袋)我华山弟子从来不偷鸡摸狗,我齐无悔更不想欠人任何,这只是给她个教训,等她明天来你把钱付了吧。


【薛笑人】
张奶奶:哎哟这不是薛家的傻儿子么?你你你盯着我干嘛?
薛宝宝:诶嘿!数星星数的烦了,宝宝要数你的头发!一根,两根,三根……
张奶奶:……


#每日一呼张奶奶系列(虽然被网易爸爸的无情屏蔽打断了……)。
张奶奶你看看我呀!我都把男神们带来看你了,再给我一次机会吧(ノ ○ Д ○)ノ